騎士的瘋狂大逃亡,乘著邊車逃出伊拉克

2017/11/29

Carmen GentileNish Nalbandian是戰地記者與攝影師,同時也是兩位機車愛好者,他們已經參與對抗伊斯蘭國的戰事一年多,近距離地跟隨伊拉克政府軍、庫德族戰士等,在伊拉克見識了無止境的小型戰鬥與街道戰,甚至近身體驗過美軍的轟炸行動與伊斯蘭國的汽車炸彈攻擊,今年初,Carman和Nish跟著伊拉克部隊進入摩蘇爾城,參與了推進摩蘇爾城東的解放行動,在那次的行動中,Nish跟隨的部隊遭遇了汽車炸彈客的攻擊,Nish被強大的爆炸氣流推撞到牆壁上。Carman則是在大街上遇到了一群剛從伊斯蘭國佔領區逃出來的難民,,儘管Carman和Nish兩位已經是久經沙場的戰地記者,參與了無數次的軍事行動,在摩蘇爾城,他們見證的仍舊讓他們覺得是此生看過最慘烈的人間地獄,數以千計的人們流離失所,無數的婦孺只帶著簡單的行李,或根本沒有行李,馬不停蹄地逃離戰區,許多人根本故不上身上無數遭遇爆炸、槍擊的傷口,不停地往可能安全的區域逃難。

 


規劃與準備
對於Carman和Nish這樣的戰地記者來說,他們竭盡所能的渴望把無數的故事傳播出去,希望身處在數千公里之外過著和平日子的人們,能注意到摩蘇爾城的慘況。可惜的是,對於其他地區的人們來說,伊拉克的戰事與人們遭受的慘況受到的關注實在太少了,於是Carman和Nish決定用另一種方式來喚起大眾對於這件事的關注,經過許久的計畫之後,他們想到了一個無比艱鉅,又或者可以說是無比瘋狂的方法:一趟逃離伊拉克的邊車之旅。

Ural,來自俄羅斯的機車廠牌,專職於邊車的設計與製造,邊車在空間與性能上都有著相當大的優勢,因此Ural的邊車也有著機車界SUV的美名。

Nish身為一個戰地攝影師,同時也是一位機車愛好者,他特別喜愛來自俄羅斯的機車品牌Ural,這間車廠專門製造充滿戰地越野色彩的車款,特別是充滿二戰風格的越野邊車,像是擁有特殊雙輪傳動的Ural Sahara ,為了要完成這趟旅程,Carman與Nish雇用了一位當地的翻譯兼司機Sangar,Sangar首要的任務就是幫忙Nish在戰亂的城市中尋找一台能完成任務的Ural。

在Sangar的努力尋找之下,終於找到了這台停放在院子內的Ural邊車,在這棟飽受戰火摧殘的建築物內,這台Ural奇蹟似的沒有受到砲火的摧殘,存活了下來,也等到Carman與Nish來解救它,讓它有機會再次乘馳在路上!

在經過了幾個月的追尋之後,他們在摩蘇爾當地找到了一台民有的Ural,經過一翻討價還價之後,他們用400美金買下了這台邊車,這還只是這趟旅程中最簡單的部分,首先要離開摩蘇爾城就是一件無比艱鉅的挑戰,要如何避開隨時在改變的戰區,與無數的軍事攔檢站。考慮到他們要用的Ural並非用簽合約的方式購入的,避開一些官方的檢查站是個相對省事的作法,於是Carman、Nish與Sangar參考過一些走私路線之後,在地圖上畫出了一條,能繞過大多數戰區與攔查站,最終到達伊拉克庫德斯坦首都艾比爾(Erbil)的路線。


整修Ural邊車
在前任車主的院子中挖出了這台Ural邊車之後,Sangar找來Firas的姪子,眾人推過了好幾個街區才把這台Ural推回Firas的車行,準備進行維修。
在上路之前,他們還有一項難題要解決,就是修好他們要用的這輛Ural邊車,這台Ural已經在前車主的院子內停放了好一段時間,在這期間這棟房子還曾經被伊斯蘭國的極端分子佔領,作為指揮所使用,甚至曾經遭受迫擊砲攻擊,當時砲彈落在了院子的圍牆一角,炸碎了其中一段圍牆,這台Ural的油箱與車身都受到了成堆的磚頭攻擊。不只這樣,車上的離合器線與煞車線也消失了,三顆輪胎也早爛光,慶幸的是最重要的引擎本身沒有太大的受損,只需要輕微的整修就可以發動。他們在當地找到了一個專門修理Ural機車的技師Firas Assadi,在Firas的店裡,這台Ural換掉了化油器、油箱、煞車線、離合器線、火星塞,與其他無數的零件維修,幾個小時後這台Ural就復活了,Firas的手藝是過去幾十年的經驗累積而成的,他對於Ural也有種特別的愛,因為他的父親與祖父也都擁有過Ural,Firas說道,這台他之前就接觸過好幾次,甚至騎著他跑過不少里程,在完成維修之後,Firas甚至在試車的路上秀了一手邊車孤輪。

俏皮的Firas在試車時秀了一手邊車孤輪,讓這台Ural看起來就像隻活潑好動的小狗正抬腿準備尿尿一樣!

在車輛準備完成之後,Carman和Nish找了兩位當地的車友來幫忙,協助他們出城,畢竟兩個外國人騎著如此顯眼的車,無疑是自找麻煩,而且雖說伊斯蘭國的領土已經被逼進老城區的一塊了,但是威脅依舊存在,畢竟戰區就在不到一英哩之外,隨時都能聽到迫擊砲或空襲的爆炸聲與火焰,更不用提隨時都可能響起的槍聲了。

Firas對於Ural機車的維修技藝與熱愛明顯是家族遺傳,而Ural如此特別的車款在伊拉克也是十分引人注目的,就算是台放置了一段時間不起眼的邊車,維修時都能讓路過的人們行注目禮。


找幫手
兩位當地的幫手分別是Talib Tayawe,一位當地的維修技師和Ahmed Khaled Ahmed一位下崗的警察,他在早些時候在一場炸彈攻擊中失去了一眼,但是他仍舊加入了這趟旅途。技師Talib也非常興奮能加入這趟旅程,他的店面在伊斯蘭戰士的摧殘下被炸毀,而在被炸毀之前,他也常常遭到伊斯蘭國的戰士們威脅,如果不幫忙維修車輛的話就要逮捕他。在這趟旅途,非常需要這兩位幫手的幫助,因為在這樣的地區騎車,隨時都有可能遇上故障,帶著一位隨行技師能保障旅程中隨時能有人幫忙維修車輛,而Ahmed Khaled Ahmed的警察身分則能幫助Carman和Nish在遇上臨檢站時能有一位強大的幫手能幫助他們通關。


啟程與意外
Nish拍下一隊伊拉克政府軍車遭遇到汽車炸彈的攻擊,強大的爆炸連軍用悍馬也無法抵擋,這也讓人醒悟Nish他們這趟旅途是多麼的危險,隨時都有可能遭受生命的威脅,死亡的陰影隨時都壟罩著他們。

離開摩蘇爾城之後,他們來到附近的一個基督教城鎮Hamdaniya,在這邊Carman和Nish學習如何操控車輛,對於一般的騎士來說,要如何不用傾角來過彎是一件難以想像的事,好在Hamdaniya鎮因為宗教的因素,大多數的鎮民都已經避難去了,成了一座鬼鎮,除了少數的軍車偶爾經過之外,路上基本上見不到其他人,在這樣空曠的道路上,Carman和Nish能不用顧慮其他用路人,大膽地去熟悉他們將要使用的車輛,這也讓他們更熟悉這台Ural的個性。話說如此,時間也並非如此充裕,能讓他們盡情享受。為了確保在日落之前趕到艾比爾,一行人在Talib和Ahmed的幫助之下,來到了臨檢站附近,準備通過第一道難關,同時響導Sangar則開著車跟在他們後方,確保邊車在半途拋錨時,仍有後援能幫助他們。Carman和Nish決定輪流駕駛邊車來確保彼此都能得到適當的休息,而Carman則是擔當第一輪的駕駛,讓Nish在邊車上拍照和攝影。上路沒多久,他們就遇上了等待通過檢查哨的車陣,Carman騎著Ural穿梭在漫天煙塵壟罩著的龐大車陣中,突然間,Carman失去控制,他們撞上了前面車輛的屁股,還好人都沒事,不過這起事故引起了檢查哨士兵的注意,Carman他們被士兵帶到路旁盤問這起事故,這也差點讓他們的旅程提早結束,幸好Sangar跳出來解圍,他聯絡了重量級人士,順利地通過關卡。


乘著伊拉克的夕陽
這時,換成Nish接手駕駛的位置,他明智的抓到了這台Ural的脾氣,平緩的催動油門,他們奔馳在塵土飛揚的路上,Nish也抓到了這台Ural的極速,大約是時速45英哩,不過同時他們也感受到這確實是一台老車,強烈的震動感就像是在坐老舊的雲霄飛車一樣,雖然如此但是這還是讓Nish臉上掛上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笑得像個瘋子一樣。

他們的情緒就像路邊燃燒的車輛一樣的高漲,Ural載著Nish映照在伊拉克的夕陽之中,很快的他們穿越了摩蘇爾城邊一片片的難民營,一段路途之後,他們停在路邊交換位置,此時天色已經逐漸黯淡,而Ural的大燈也開始忽明忽暗,後煞車燈甚至完全罷工,Sangar機警的開啟了他的故障警示燈,提醒後方來車這邊有台慢車載著兩個瘋子外國記者,乘馳在公路上,試著尋找一種新的方式,來報導這裡個情況。

Carman事後說道:「騎乘這台Ural是十分費力的,我的前臂緊繃而且疼痛,在昏暗又不平穩的道路上,要保持車輛前進也是十足耗費精神的。」此時他們距離第一站的艾比爾城已經不遠了,但是他們卻趕不及在天黑之前進城。


抵達艾比爾
騎慢點!Nish試著喊過引擎的呼嘯聲,Carman收了點油門,Ural的劇烈震動還是讓他們感到恐懼,地平線上逐漸出現亮光,路面也逐漸平緩,艾比爾城滑順的柏油路面取代了粗糙的石子路,這帶來的刺激讓Carman和Nish的心臟都快從嘴裡跳出來了。Carman與Nish來到艾比爾城中的一條小巷,住進了Sanar的一位朋友家,在這裡他們能好好的休息整備,順便整理這段旅途的中拍攝的照片與寫稿。

熄火後Carman對Nish說:「我不知道你怎麼想,但是我覺得這是我在伊拉克做過最危險、最瘋狂的事了。」Nish點了點頭,沒多說什麼。他們深知自己是多麽的幸運,能在伊拉克這個危險且瘋狂的世界中,完成如此夢幻的摩托車旅行。

騎著邊車享受金黃色的夕陽灑落在公路上,如此的美景是許多熱愛騎車的車友心中的夢想畫面,這也讓人難以想像在這張照片的背後,居然是一個隨時都有可能遭遇死亡危險的國度與一座路邊堆滿屍體的城市,或許這道夕陽就是驅使Carman與Nish前進的光芒,讓他們勇往直前的追逐夢想,踏上這趟充滿危險的旅途。

資料來源.motorcyclist       by.ZivLe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