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各位,沒錢還敢賽車啊?Steve Parrish:這個時代要玩摩托車賽事,你需要有錢的親爹與乾爹!

你各位,沒錢還敢賽車啊?Steve Parrish:這個時代要玩摩托車賽事,你需要有錢的親爹與乾爹!
TC 2021/06/16

Steve Parrish是英國摩托車賽車黃金時代的要角之一,從賽車手退役之後也繼續的待在闈場內擔任賽事評論員的工作,一日賽車手,終身賽車人。近期在外媒的訪談中也談論了關於英國車手在MotoGP的掙扎,以及Valentino Rossi這位現役傳奇車手所面臨到的殘酷窘境。

Cal Crutchlow成為了YAMAHA的測試車手,Bradley Smith並沒有與APRILIA繼續簽約,也就代表了MotoGP目前線上並沒有任何英國車手,「對於像我這種始終都身在闈場裡的人而言,場上沒有英國車手當然會感到有些失望。但老實說,我認為目前也沒有任何英國車手有能力可以達到MotoGP的水準,Sam Lowes在Moto2證明了自己在這個級距還是比較自在一些,而McPhee目前正處在相當艱難的時刻。」Parrish談到,「我對英國的賽車感到有些擔憂,你要知道,在西班牙,義大利以及德國,許多年輕車手正朝著世界頂點的賽事邁進,在英國反而是相反的,BSB擁有非常多的觀眾,車手可以在這當中賺到錢,並且BSB擁有了廣大的贊助商支援以及電視覆蓋率,車手通常都會是當地的企業贊助,在英國,他們更喜歡本土的賽事勝過國際賽事。」

「問題在於英國並沒有完整良好制度的車手培訓學院,一個車手在19到21歲的時間是最有競爭力的,但在多數狀況下,車手都太老了,如果你超過了這個年齡層,你就無法更進一步的成為職業車手。但在MotoGP裡的現象是,看看Acosta,他僅僅只有17歲,就已經在世界冠軍積分上領先了。」

「當今的MotoGP就像F1,你需要一個富裕的家庭。」

「參加歐洲錦標賽的費用從7萬到23萬歐元(折合台幣230萬至760萬元)不等,這些金額是相當有壓力的,在英國,我認為沒有多少人有這種經濟能力可以讓他們的孩子在參加摩托車比賽,MotoGP大概落後F1賽事5至10年左右,現在每輛賽車上的車手都來自於一個百萬富翁或甚至億萬富翁的家庭,要成為賽車運動的一份子,首先你必須要有一個優秀的投胎轉世,起跑線上充滿了有錢人家的公子千金,問題是有錢的英國家庭裡,沒有一對父母會希望看到他們的孩子騎上摩托車下賽道。」

「作為父親,我更希望我的孩子去打網球或高爾夫。」

「在英國,總共會有八到十條賽道。另外,在這些賽道上的訓練非常昂貴,通常賽道體驗日是對所有人開放的,但賽道日並不是對年輕車手訓練的好方法,對於有天賦的年輕車手而言,卡丁車場反而會是更好的場地,老實說我不知道這該怎麼解決,因為現在的摩托車賽車運動已經高度的商業化,你沒有有錢的親爹也沒有有錢的乾爹,還要爸媽都熱愛賽車的環境的話,你真的很難進入MotoGP。身為一個父親,我更希望我兒子去打打網球或高爾夫,我可不想在我的孩子正以時速兩百公里的速度前進的時候,我在車庫裡屏住呼吸並且心跳加快。」

「從BSB進入MotoGP最大的問題在於,天才盃選秀的車手都希望在BSB待滿整個職業生涯,兩年前Rory Skinner在紅牛新秀盃以及英國天才盃中獲勝,他相當有天賦,今天他已經在BSB比賽,我們都知道我們需要把他帶進MotoGP,但要怎麼做?我不知道,但我認為Dorna可以提供幫助。」

「我記得BBC的同事有一次跟我談到,我們都對Dorna選擇走向付費電視感到失望,另一方面我們也深知沒有多少英國企業願意贊助Dorna或是MotoGP,我們也沒有任何Red Bull或是Monster Energy這種大型能量飲料廠商當乾爹,所以我認為英國車手在MotoGP的乾旱期應該還會繼續。」

另一方面,Steve Parrish也談到Valentino Rossi的問題。

「在Qatar,賽車創下了有史以來的最高時速紀錄,362公里/小時,極限?我已經不知道在哪裡了?」Steve Parrish說,「我認為車手表示360公里/小時的賽車動力真的太大了這件事是對的,也許我們必須找到猛些規範,即便這並不容易,大多數的情況下賽車的事故會發生在彎道,彎道的速度要低上許多,我記得我們從1000c.c.到800c.c.的時代,改制之後一年,800c.c.的速度比1000c.c.更高,Dorna很難找到一種實際的方式來實施速度上的制限而不影響比賽節奏的調整,電控產品也是其一,官方試圖阻止各家發展自身的電控系統,但現實是:各家車廠在市售車上搭載了更多的電控設備。」

「YAMAHA、HONDA、SUZUKI、KTM與APRILIA,為什麼這些車廠願意投資MotoGP?他們就是希望可以從賽事的最高殿堂發展新科技並且下放到市售市場中使用,我認為這是Dorna要去思考的問題,畢竟你再怎麼樣也不要跟製造商起爭議。」

「另外,Valentino Rossi不再能夠拿下比賽,即便他已經是一位偉大車手,不是因為他沒有力量或是技巧不足,而是因為經驗豐富讓他看到更多的賽事風險,不知不覺,甚至完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讓自己避開這些風險,但年輕車手看不到,年輕車手上了場,眼裡只有方格旗。」

「賽車運動本身就屬於高風險職業運動,尤其是摩托車比賽,

MotoGP的比賽永遠都只屬於年輕人。」

TC 資深編輯
賽車的季節開始了呢!